洗车乐

自从奶奶拆迁住进了一楼,关于“住一楼的好坏”这个话题就成了所有走街串巷、四处闲坐的邻里必聊的闲话。每次,奶奶都怨自己的手不争气,竟然抽到了一楼,只得将就着住。虽然能种种花草,但终归弊大于利。不过,最近,我发现了一件住一楼的乐事——方便洗车。

奶奶家的阳台上开了一个小门,门前正好有几个停车位。我想:奶奶家的“地理位置”这么特别,得让它好好发挥作用。“以后我们能在奶奶家自助洗车吗?”我问爸爸。“好呀,我去店里买个洗车枪头,配根水管。自己洗车,既节省了洗车的费用,又节省了我排队洗车的时间。每次去奶奶家你也不会无聊了,充当我的洗车工,就当是玩水添乐子啦。”“Yes,太棒啦!”听完爸爸一番话,我高兴得一蹦三尺高,原来这个主意一举多得啊。

傍晚,我们迫不及待地散开水管,水管的一头接上水枪,另一头与水龙头相连。在我们的催促声中,爷爷打开了水龙头。只见水管飞快地膨胀起来,原本软塌塌的一圈水管立刻扭作一团。细心的奶奶大喊:“不行不行,再这么下去,水管都要炸了!快把水龙头关了。”爷爷一听,立刻照办。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水管捋平,重新放水,配合得相当默契。爸爸扣下水枪扳机,“哗——”一股水柱从手指粗的管子里出来,就变成手臂那般粗,撞在车上哗哗作响;这水柱还变化多端,可以像长龙冲天、可以像溪水奔流、也可以像天女散花……

我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抢过枪头尝个鲜。还没玩过瘾,弟弟就急红了眼,围着我团团转,哇哇大叫。爸爸给了他一个双面擦窗器。这下,他可开心了,站在椅子上有模有样地擦起车来。大家看着他矮冬瓜的姿态,都被逗得开怀大笑。他擦到后备箱上,我把水喷到后备箱上;我把水射到引擎盖上,他也跑过来擦几下引擎盖。我俩渐渐有了默契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不知不觉中,原本脏兮兮的车子已经变得闪闪发光;不知不觉中,天色也已经入暮。爸爸匆匆整理好洗车装备,带着我们回家了。晚上,我连做梦都在回味今天的“洗车乐”。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