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就这么简略

圆明两度昆明劫,鹤化千年未忍归。

-题记

1860年,北京城内,阴云密布。两个匪徒闯入了大清的国都,烧杀抢掠,恶贯满盈。他们带着很多金银珠宝归去,留下的,却只需苦楚。

本年暑假,我有幸和爸爸妈妈一同去了北京。北京的大街人来人往,非常富贵,不由使人恋恋不舍。但当我站在圆明园的门口时,前史的闸口遽然翻开,一段尘封的前史如潮水般涌了上来。

走在旧日富贵无比的圆明园中,我不由浮想联翩。那一堵堵石墙见证了这儿的昌盛,也见证了这儿的衰落。望着那一段段断垣残壁,我的脑中遽然显现出了一个场景:装备精良的英法联军如匪徒般冲进园中,大举争夺着这儿的奇珍异宝,个个怀中都有无价之宝的宝藏。一时刻,我心中愤恨不已。

这时,我遽然看见身旁有一颗古树。它的枝干非常粗大,如盘虬卧龙般。它犹如一个返老还童的白叟,枝干非常稀少,简直只剩下光溜溜的枝干,这如同它斑白的胡子。它的身上有几道刮痕,兴许是调皮的匪徒留下的吧。我心里想着:这棵树真了不得,它是怎样在纷飞的战火中存活下来的呢?

这颗老树应该很孤单吧,偶然只需几只小鸟会来看望它。它就像一个慈祥的老爷爷,同它们讲着故事。讲的什么故事呢?我也不知道,或许关于圆明园的故事吧。它时而激动无比,满腔义愤,污浊的老眼显露精光;时而情绪低落,萎靡不振,重重地叹几声息。或许,它也在为圆明园而怅惘吧。

老树垂直地挺立着,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巨大垂直,犹如一个毋忝厥职的兵士。望着它巨大的身姿,我若有所思。我似乎看到了它在风雨中依然挺立着,任雨水击打着它的身躯;我似乎看到了它在烈日下依然挺立着,任烈日灼烧它的身躯。

我遽然茅塞顿开:这颗树靠的不便是它的坚决执着吗?是啊,便是这么简略,只需有着一颗坚决执着的心,就必定能够打败全部艰难险阻。大树在纷飞的战火中挺下来了,那么我也能够打败这些波折,为建设祖国而献出自己的力气。

我恍然大悟,下定决心要做一个坚决执着的人。望着那颗伤痕累累的大树,我笑了。

本来,就这么简略。大树向我书写了圆明园的耻辱,我也要坚决执着地书写出一个富足的我国。

内容引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